你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 正文

高擎利剑 破网斩链 ——“百乐门”非法经营烟草

更新时间:2021-09-15

  假烟,就在你身边!受暴利的驱使,不法分子制售假烟的违法犯罪活动屡禁不止,手段不断翻新,行为更加隐蔽,分工更加精细,逃避打击方式也“升级”了好几个版本。《我来说说专卖法》栏目提醒广大消费者在选购卷烟时一定要擦亮眼睛,认真仔细鉴别,谨防买到带有假码的假冒伪劣的卷烟,同时希望广大卷烟零售客户坚决抵制销售假冒伪劣卷烟违法行为,自觉维护卷烟零售市场秩序。

  “百乐门”卷烟在市场中很受消费者欢迎,大量消费者对该卷烟十分青睐,正规途径售卖价格为每条160元至180元。然而,从朋友圈购买,则每条仅需90元,这优厚的差价在消费者看来几乎不是“捡到馅饼”的内心窃喜,而是“真假难辨”的惴惴不安。河东烟草专卖局的工作人就从这“价格差”的线索入手,挖出了一起人员主要涉及山东、广西等省份,销售范围辐射全国,查获涉案假烟30余万支,初步查明涉案金额180余万元的“百乐门”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案件。这是一起通过微信自媒体平台销售,物流寄递发货的互联网络贩卖,涉及运输、销售等多个环节的网络案件。目前,该案已刑事拘留4人,逮捕3人,案件已达到公安部、国家烟草专卖局网络案件标准。

  两条假烟成破获全国大案线月的一天,一位市民从朋友圈买了六条“百乐门”,这种烟在正规途径售卖价格为每条160元至180元,他从朋友圈买的只花了90元,价格几乎“拦腰斩”。价格便宜太多他不放心,就拿来河东区烟草专卖局鉴定。尽管这条卷烟的条盒上喷有“河东烟草”字样,但是很多细节还是引起了专卖人员的警惕。后经鉴定人同意,专卖稽查人员将该条卷烟小心打开,对小包进行鉴定。毕竟,假烟只能依葫芦画瓢,然而画虎画皮难画骨,专卖稽查人员通过仔细比对和进一步的送检,确认了该批卷烟属于假冒卷烟。

  确定嫌疑人的所有信息后,专卖稽查人员并未立刻对其实施抓捕,希望通过张某深挖其身后盘根错节的犯罪团伙。

  “警惕性很小、反侦查意识不强”,是专卖稽查人员在跟踪嫌疑人张某过程中分析得出的结论,“由于网上交易痕迹化重,他们都是现金交易,一手交钱、一手交货,所以尽管他们涉案金额比较大,但后来查他账户的时候,账户金额却很少。但是张某在交易的过程却从不避讳,很多时候甚至直接在马路边上进行交易,由此专卖稽查人员判定:第一,他应该是入行不久的新手,第二,背后一定还有同伙及上线。”

  确定了王某的信息后,办案人员了解到表哥在河东区上班,表弟在临沭县经营养鸡场。专案组兵分两路跟踪,24小时监控。这期间,这哥俩的进货次数,数量,分销给哪些区域的哪些“客户”,什么时间送货,每位“顾客”的需求量是多少等等,都被一一摸排清楚。

  原来,接货后,嫌疑人各自频繁出入郯城、临沭、河东、兰山等县区,为“客户”送烟,“百乐门”每条售价90元,“老主顾”或者一次拿货比较多的,每条还能再便宜5到10元。根据盯控发现,表弟王某与上线的关系非常密切,“生意”经营了两年多,为主要分销商,表兄张某刚刚“入行”半年,为下线分销商,这也再次印证张某是个新手的结论。

  经侦查发现,该案犯罪团伙在假烟的外包装上也下足功夫,根据各地“客户”的需求,这个团伙能够在包装上使用激光打码“烟草专卖防伪标识”。为了让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,表弟王某还专门“完善”了工艺环节,找了一个在夜市出摊,以镭射印字为生的摊主,模仿真烟在外包装上打码。什么“兰山烟草”、“河东烟草”“临沭烟草”、“郯城烟草”等字样的卷烟,该团伙都打过码,完全就是订单打码,线下订制,想要哪个地方的代码就打上什么代码。

  制售假烟犯罪脉络厘清后,烟草、公安重拳出击,循线、破网,向犯罪团伙发起了“歼灭战”和“围剿战”。

  12月26日凌晨3点多,张某与王某分别驱车从河东区和临沭县先后前往兰山区。专案组跟至早上6点,发现两人在兰山区工业大道附近路边停下,往一辆本地牌照的大货车上卸货,尽管卸货的速度很快,但是专案组抓捕更快。四台稽查车辆疾驰而至,犯罪嫌疑人王某、张某以及送货大车司机王某A落网,现场查获用绿色编织袋伪装包裹的假烟:“百乐门”等共7件,共500余条,案值13万元,涉案金额80余万元。

  经核查身份,嫌疑人都是90后,年纪轻轻就走上了犯罪道路。货车司机交代,烟是从广西省南宁市运来的,此前已经帮张某、王某二人带过假烟四五次,每次除了正常的货运费外,两人还额外再付给司机2000元好处费。他们的固定客户有很多,要货10条以上的就有20余人,其中一个货运老板最多的一次要了100余条。

  据嫌疑人王某供述,其购进的假冒卷烟来自于广西省南宁市,通过昵称“六六顺”和昵称“走马”的两个微信号购进,主要是在网上贩卖销售,大部分卷烟销售给搞货运的老板,分别是微信昵称“如来佛掌”的董某某(山东青岛人)、微信昵称“十年”的刘某(山东青岛人)。经警方查证,董某某和刘某涉案总额共计90余万元。

  嫌疑人黄A某,于2020年12月28日在广西省南宁市某物流园被抓获。现场查获假冒卷烟近500条,价值20余万元。黄某A对其销售假冒卷烟的事实供认不讳,其货源是通过微信昵称“二”购入,主要是在网上贩卖销售,除了销售给王某,还曾销售给昵称“奋斗”、“意志”、“南宁小散”三个微信号,涉案总额10万余元。

  假烟不尽,打假不止!专案组严厉打击卷烟制假售假、走私贩私违法犯罪活动,持之以恒净化市场环境,坚决维护国家和消费者利益。擎专卖利剑,为发展护航。

  采访结束时,办案人员如是说:“外出执行任务很艰苦,饿了就拿面包对付,渴了都是忍忍再忍忍,睡觉更是奢侈。整夜保持警醒,尤其是案发时正值年末,入夜以后气温降到零度以下,为保持‘隐形’车子不能发动,也就没有空调,在南方湿冷的黑夜里,专案组取暖的工具只有裹紧的军大衣。任务结束的时候,每个专案组同志嘴里都上火起疮。”

  “每一条假烟的背后,都深藏着一个制假售假网络”,这是条一再被实践检验的真理。

  ——从诸多烟草制品打假案例来看,造假者并非个别人,而且,他们其中很多人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百姓,甚至就是我们身边的乡亲、朋友、同事。这些人平时看来也大多厚道。在他们的心里一旦掺杂了“名”和“利”,他们就丧失了基本的道德底线,没有了对烟草专卖法律的畏惧,有的只是赚钱、赚名……于是,人便成了疯狂追逐名利的载体——结果是: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(本文中的人名及香烟名称均为化名 禁止转载)(临报融媒记者 王芬 田学富 )

  卷烟的制售由国家实行专卖管理,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制售。然而在巨大利益驱使下,仍有人铤而走险,不断挑战法律的底线。但是烟草专卖没有法外之地,灰色链条需要当即斩断。公安和烟草专卖部门不断完善信息共享、案情研判,绘制“云端”战略,“握指成拳”“协调出拳”,高速完成线索通报、证据移转、案件协查、证据互认、联合办案。高擎利剑,破网斩链。

  需要引起我们注意的是,当前涉烟犯罪越来越呈现区域扩散化、金额扩大化、人员集团化的现象,在校大学生、初出茅庐的青年,都是犯罪集团利用的对象。就像上文中协助打码的摊主一样,不经意的一个转发或者热心的帮助都有可能被犯罪集团所利用,《我来说说专卖法》专栏再次呼吁全社会坚守健康的三观,坚守自己道德的底线,保持对法律的畏惧,不信谣,不转发,保护您和您亲近的人远离犯罪泥沼。